各圈皆混,各圈皆渣。
文风神奇,偏向戏风,不知道怎么描述。
得到小友抬爱,实属荣幸。

玻璃渣子里夹着糖。
私设,occ遍地飞。

刚发就被其他剧组屠屏。心疼我的两千字。懒得转文本。

【镜面】面如手足,相携共进

那时我们还没有混古原,一篇蹩脚的军演算是首戏。虽然戏风很烂,一腔孤勇少年热血却值得祭奠。最后结尾是我坑了,想着现在戏风都变了,便不去惊扰过去的时光了吧。
然后是现在,葱茏岁月奔驰而过。你说你萌上了蔺晨,你说你不够狂。我说好。那我就当个狷狂的道长,我教你狂,我们一起散发弄扁舟。
执面手,共进。亲亲镜面 @墨煌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...

[古原]长醉

  
“他年若隔世,你偶遇我埋骨之地,便能喝的长醉不醒。”

   徐则青c陆则青
   梅允c赵允

  陆则青
  身染恶疾,不知此身尚能苟活几日。垂眸凝视铜镜中淡白面目,微微愠怒指节紧攒。
  “若说云游清心寡欲至此,他怕不信罢。”
  自嘲笑笑,对镜执笔描摹,几次颤抖落笔而下,砸地声响宛如薄刃于心口添伤。见镜里人面色如常,顿笔作罢,唇齿间滑过一声悠长叹息。
  “一壶温酒向长空,当敬故人依旧。”
提坛入亭,衣袖皆染缱绻花香,却一瞬恍惚思绪纷乱。粉红雾霭缭绕,亭檐斜飞,春风缠绵逗弄溪水,叮咚...

【苍羊】坠红尘(二)

   淋漓水声引的道长侧目而视,都督放置好盆具,正小心翼翼地拧着毛巾。
  触及道长视线,还不忘嬉皮笑脸地调打个趣,“道长道长!脸支过来我伺候你。”
  冷不防被一声呵斥滞住身形。“出去 。”
  都督噙着歉意的笑,声线儿都染着委屈。“道长我错了……”
  “出去,贫道自己会洗。”道长极不情愿地多吐出几个字眼。
  闻言都督一愣,强行把笑意吞回喉间,憋笑憋的他呛了几声。不住腹诽:原是不愿让旁人看见自己洗漱。
  道长缓缓扶榻而起,掩袖低咳时轻颤的鸦睫使人怜惜,撑着身子尝试下榻。
  都督趁势一个箭步直跨而出,双手抱怀硬...

【浮云半书】摘录(可能算梗吧)

#有同圈小伙伴吗#
#前排表白将军#
1.浮云无形,变化由心;浮云无形,知己有意。

2.因为逼仄,所以无声锋利。

3.人生如棋,每一步都可能逆转之前的认知,颠覆之前所有的得失。别放弃未来,且看下一步狭路相逢或海阔天空。

4.羊是你的同伴,牢是坚固的信任。世间只有这座围墙,能栓住朋友的心。

5.他在老去,只是他不曾凝视。

6.当日戏言,一语成谶。

7.属于少年的时光,永远在变化,永远在成长。
属于你我的字体,永远不能被归类,不能被定义。
按自己喜欢的方式行走,看过沿途最独特的风景,也许有一天,自己也会成为风景本身。

8.他捡拾了他的遭遇,遮挡了他头顶的风雨,赠予了他一个家。虽然屋顶漏雨,却...

【苍羊】坠红尘(一)

#它本来是个戏,没找到戏友只好撸成文#
#十分烂俗的梗#
#傻白甜。只撩不开#
#那么没问题请往下#

  携一帘风雪,负三尺轻剑,道长孤身云游至此。目力所及,雁门关披挂着风雪肃然而立。
  北境之雪冷冽萧瑟,许是沾了沙场铁血,飘零呈刚韧之势,落于肩头竟觉重了些。
  他屈掌,接住一片飘落雪花,寒意沁得指节微颤。垂眸细看,雪片硕大,纯阳雪相比此倒像温婉的江南小女。愣怔片刻,道长摇头自语,“也罢,不如早归……”
  最后字节还未被风声湮没,几十簇寒光呼啸而至。道长仰首见箭雨倾斜直下,拢袖拔剑出鞘,左闪右避。
  意料之中,第二轮箭雨又至。他直斩划破雪地寂静,撞...

【临摹】
貌似毁了大大的原图。尤其是脸。
没事我儿子有自己的风格。点睛的那一瞬间感觉很微妙,像一个人从画面中活了一样,就那样抱拳看着你,不能再帅。
军爷世界第一帅不服憋着。
ps滤镜是个好东西[p3]意境截然不同。

简简单单的扩列。

有大佬披九州皮吗。

我就是单纯想扩个专属息衍。
就这么难吗。
    

哪位大佬看看我。

由马及人

#大概是严重ooc#
#息白来勾搭#
  春季大旱,各大草场只覆盖着稀疏的绿皮,黄土地扎眼地裸露出来。唯独有风塘中绿草茵茵,当然――这都是息衍的功劳。
  此时,两人两马,绿意中浮动着素静的白,相得益彰。
  息衍漫不经心地叼着烟斗,升腾的烟雾也难以掩盖一脸的得瑟之意。他正指着自己辛辛苦苦拉扯大的青草炫耀给白毅看,颇有指点江山的架势。
  听着息衍天花乱坠的描述,白毅更加确定了世人叫他狐将是对的。不仅因为战术的狡黠,更有平常对他变着花样的心智折磨。
  有些无奈地拍拍白秋练的马背,战马欢快地舔了舔白毅的手,扬起马蹄仰天嘶鸣,显然是为了叫墨雪一起。许是很久没...

《九州缥缈录》书评 | 铁马冰河入梦来

感同身受。码。

李家九世子:


《九州缥缈录》,是我高一时用联想非智能机一页一页看完的,后来才买了全套珍藏,翻了不知多少遍,能背出许多情节。当时那么大部头的六本,手机多少次没电啊朋友,多少次老眼昏花啊朋友,我一路熬过来,结果发现这是个坑。


啊,烂摊子全部扔给了《九州捭阖录》,哪辈子才能看见完结?虽然江南信誓旦旦地说自己不会放弃九州,那将是他封笔之前最后的作品。反正我不信,放着能帮他登上作家财富榜首富的《龙族》不写,去写叫好不叫座的《捭阖录》?不是商人江南的本性。


每一个热爱《九州缥缈录》的人,都恨死了作者江南。因为他写少年意气、青衫负剑、义薄云天,可他本质上是个贪财...

© 江独狐 | Powered by LOFTER